标签齐鲁晚报发表:“杠精”是个什么精_风流过眼_新浪博客

齐鲁晚报发表:“杠精”是个什么精

顾客问老板 你这牛肉面里怎么没牛肉 老板回答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难道老婆饼里有老婆吗 这个极简段子中的老板 其语言表达方式通常称作“抬杠”。喜欢“抬杠”的人 有个公共绰号叫“杠子头”。如今 这一名头又被重新定义 摇身一变升格为“杠精” 并入选2018年度流行语。
将“抬杠成精”的人誉为“杠精” 从语言逻辑上说 倒也般配。被封为“杠精”的人 自然是“抬杠”的行家。他们为了说服或者压倒对方 往往会采取偷换概念、转移命题、反客为主、强词夺理、循环论证、机械类比等手法 断章取义、过度放大、以偏概全、非此即彼 甚至于无中生有 将歪理讲得头头是道 令对手哑口无言。“杠精”者流以死拧著称 但又与“犟种”不同。“犟种”的个性特征是固执 认死理 “杠精”的个性特征是诡辩 讲歪理。总之 “抬杠”也有品级 “杠精”是“杠头”的升级版。
古希腊有位哲学家叫欧布利德斯 比起同辈亚里士多德来 知名度低了点 但他提出的两个哲学命题却很有名。一个命题是“说谎者”悖论 即“自称正在撒谎者是否能讲真话” 另一命题叫作“你是有角的”。欧布利德斯曾对人说 “你没有失去的东西还在你那里” 对方说 “那当然”。欧布利德斯接着说 “你没有失去头上的角 那你就是有角的”。对方明知这个推理荒谬 却又不知怎样反驳。欧布利德的这个诡辩论命题 其实就是讲歪理。诡辩术如同戏法 感觉上匪夷所思 戳穿了一钱不值。欧布利德的上述命题 借用的也是忽悠人的障眼法 在推导的小前提之上省略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大前提 你所失去的东西 必须首先拥有 你原本没有的东西 又何来失去
讲歪理的人善于狡辩 通过倒打一耙的反逻辑推导方式 将人带到沟里。从前有个县官要买金锭 店家遵命送来两只。县官问这两只金锭要多少钱 店家说太爷要买 小人只收半价。县官收下一只 还给店家一只。店家等了许久也不见县官派人来还账 便小心地登门探询。县官呵斥说 本官要你两只金锭 你说只收半价 我已把一只还给了你 折抵那一半的价钱 本官何曾亏你 这个县官讲歪理振振有词 占了便宜还训人 不啻强盗逻辑。在不平等的话语权下 被忽悠的店家有苦说不出 唯有自认倒霉。
提起“杠精”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小品中蔡明演绎的“毒舌” 以及赵本山与范伟演绎的超级大忽悠。其实 讲歪理的“杠精”并非都活跃在舞台上 现实生活中也不乏其人 自古而今都存在。历史上特别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那些名嘴们 如晏平仲、淳于髡、陈轸、张仪、东方朔、郦食其等 个顶个都是熟谙诡辩术的高手 就连大名鼎鼎的庄子 在其著述中 也有“抬杠”的记录。
庄子虽然指斥“逞能辩论 终于徒劳” 但他老人家抬起杠来毫不嘴软 甚至不惜借助令人作呕的比喻羞辱对方。在与曹商的交谈中 庄子厌恶曹商的为人可以理解 但他把曹商的荣耀说成是为秦王舔痔疮换来的 无异于人身攻击。司马迁说 “庄子者 蒙人也”。从《庄子》一书的记载来看 他老人家确有不少“蒙人”的推导。弟子问他 昨天您说山中大树因无用而长生 今天您又说主人哑鹅因无用而被杀 先生将作何处 庄子笑着说 我将处于有用和无用之间。你看 这不是蒙人吗 在“濠梁之辩”中 惠子关于“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推理 本来合乎逻辑 但经过庄子一番忽悠后 就让人怎么也弄不清谁对谁错、孰是孰非了。从历史记载看 《庄子》的作者不见得是庄周本人 单方面记叙的色彩明显 很大程度上是其弟子整理出来的。其中 庄惠之间的对话 并未经过惠施本人审阅 以至占上风的每每都是庄周 被驳倒的总是惠施。因此 尽管辩论场面很精彩 语言很犀利 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抬杠”。关于庄子的诡辩术 自古以来就有许多名家专论 毋须讳言和赘述。这里需要申明的是 指出庄子有时也会抬杠讲歪理 也会诡辩忽悠人 并非唐突圣贤 辱没先哲 并非否定庄子思想中的朴素辩证法 而是还原一个真实的庄子。有道是 智慧的火花离不开思维的碰撞。庄子的许多名言警句 往往是在“抬杠”式的激辩中迸发出来的。
相比较而言 史上最牛的“杠精”不是庄子 而是公孙龙 他提出的“白马非马”说 在我国古代思想史上尤为经典。咋一听来 “白马非马”是歪理 是诡辩 但却透彻地论证了个别与一般的逻辑关系。由此说来 被称为“杠精”的人 也可能是擅长逆向思维、具有独到见解的人。在特殊的领域、特殊的对象以及特殊的语境中 他们提出的被人误解的歪理 可能是歪打正着的至理。所谓“话糙理不糙” 奇谈怪论不见得都是狂言悖论 就像佛门禅宗的偈语 看似朴拙却高妙 简短一句话 就能令人顿悟、开窍。见过网友整理的一些小品经典台词的人就会明白 那些借演员之口说出来的俏皮话 “抬杠”的语调够呛 “歪理”的色彩较浓 但却是幽默风趣的大实话 有些还是人生哲学的另类诠释和通俗表达。
但是 不论在职场同事圈还是在社会亲友圈中 没人会喜欢同“抬杠成精”的人物打交道 对那些咄咄逼人的“刀子嘴”和“毒舌” 就更惹不起、伤不起了。反过来说 心直口快是优点 出言不逊则必伤和气。委婉的调侃、善意的揶揄 未尝不可 但不分场合 口没遮拦 不分对象 动辄抬杠 逞口舌之快 以歪理取胜 能占上风于一时 终将为他人所厌弃。因此 在正常的人际交流中 秉持与人为善、坦诚相见的同时 还是举止沉稳、谈吐谦和一些为好 否则人们为何都主张和推崇相处不累呢

附注 本文发表在《齐鲁晚报》2019年1月8日青未了·随笔 责任编辑孔昕。录入博客后即被推荐到新浪博客首页 继而被推荐到新浪网首页。
查看博主原文>>

<友情连结> 乐天堂体育官网 千赢国际老虎机 濠庄国际 国外高校网站-盘锦校区主页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