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文 / 小 郁 儿

每次去面试的时候,我总会大言不惭地在简历的个人评价一栏写下自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看着这四个字自己都会觉得想笑。

因为事实上,我觉得我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甚至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01

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个人在说话时,都不再像从前那样只是在单纯地聊天。

特别是在职场生活中,说话的方式慢慢演变成了一种技巧。

在学校的时候,我记得自己是一个话挺多的人,哪怕我在课堂上说错话了,后果大多也是被同学嘲弄一番,老师白眼一番,仅此而已。

但在职场中说错一句话,很有可能造成上司对你不满,影响自己升职加薪。

对客户说错一句话,很有可能几十万的订单就泡汤了。

我也深知“懂得说话”非常重要,但工作四年了,感觉自己还是学不会怎样“讲话”。

你叫我掌握行业的专业术语,该背的话术也许我可以背得滚瓜烂熟,但在一些涉及专业之外的谈话时,我往往驾驭不了。

比如说领导今天穿了一件新衣服,大家都夸赞她“哇,今天穿得好漂亮啊!”

但看着身材肥胖的领导,抱歉我实在是说不出这样的赞美鸭…….

曾经看着自己的同事油嘴滑舌,得到了上级的赞扬,自己心中也满是羡慕。

我也试着让自己去改变这种“不会说话”的状态,但屡次都以失败告终。

02

有一次,我陪同领导跟从深圳过来的客户一同约谈,我负责谈话记录。

看着他们之间大谈阔论,一会儿夸对方有才,一会儿赞对方有料,我却插不进一句话,只好低头默默记录。

聊天啊,聊的全是情商。

两个小时的谈话,我却感觉像度过了两个世纪。

最要命的是,晚上我还要陪他们一块吃饭(欲哭无泪)。

我觉得很无聊的饭局,他们却交谈得甚欢,哪道菜什么味道来自哪里都成了他们谈话的对象,连厨师的话题都被他们牵进来了……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样的饭局,但他们的交谈却令我心服口服。

因为从言谈举止中,我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很有才华有能力的人,而不是所谓的“拍马屁”,这样的交谈,才令人舒心。

03

但在我们的生活中,在职场中,却有一些“虚伪的会说话”的人。

他们在夸奖了你之后,马上就会转头跟另外的同事说你的坏话,甚至在上级面前诋毁你。

这样的人,我是发自内心的厌恶。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应该是真心的交流,我不会说一些很表面的客套话,甚至在参加朋友大婚,朋友生日的时候,我都没有跟他们说一声“新婚快乐,生日快乐的”祝福,更没有通过发朋友圈来证明自己很在意这个朋友。

我确实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我只会在能抽得出空的时候,去见证他们的婚礼,陪他们度过一年一次的生日,给他们献上我的小心意。

虽然没有滚烫的轰轰烈烈的祝贺语,但我觉得这就是我对他们最真心的祝贺。

如今,几乎所有的工作都要跟别人沟通,而工作当中的沟通又不仅仅是单纯的沟通,所以我也不太喜欢坐班的工作方式。

04

村上春树的作品《寻羊冒险记》中有过这么一句耐心寻味的话:

“活到26岁,然后死掉。”

这里的死去并不是真的逝去,而是我们的纯洁,童真与懵懂会在26岁这一年永远死去。

在26岁之后,我们会彻底带上社会所需的面具,被这个社会完美的驯养,再也不是从前的自己。

当然这里的26岁是没有界限的,也有可能是20岁,30岁……

做销售的,很多都是考虑自己的提成,很少会考虑客户是否真的需要这款产品。

他们进到公司,公司就会给他们“完美的培训”,教他们如何学会做一个“会说话的人”。

他们慢慢被公司驯养,以至于老人掏光所有的积蓄去买他们手中的没有用处的保健产品,他们也一点不觉得内疚。

曾经我也做过销售行业,我发觉销售人员说的话,能信的其实只有三层。

不过做销售的也是要挣钱养家,有些事情自己也不想做,但为了生存,别无他法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喜欢销售类型的工作。

我不会说话,我不适合这个行业,最后也只能退出了。

05

余华曾经说过:

我不再装模作样的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

其实我们每个人,只有在自己独身一人的时候,在工作后回到家中的时候,才是真真切切的自己。

你在公司的样子,你在朋友圈中的样子,都不是真实的你。

我也曾试着努力让自己学会“说话”,如我所愿地也得到了不少“交情”,却依然无法让我在夜深人静时摆脱无孔不入的孤独感。

我始终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

但我还是希望能有一个人,能够懂我,就像懂自己一样深刻。

作者简介:小郁儿,209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用心记载每一段文字,喜欢摄影旅行写作,期待遇见志同道合的你。

– 往期精彩 –

写作,是一种自嗨吗?

初次见面,请先别急着加微信

对,我就是认怂了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郁儿的屋子(ID:xiaoyuerdewuzi),公众号长期有酬征稿中,稿酬200-500元/篇,欢迎关注投稿。

-The end.-

中国历史的财政逻辑

1978年以来,中国进入了改革密集期。从邓小平等第二代领导人的改革开放国策,到江ZE
民等第三代领导人的财税、国企改革,到如今第五代领导人的癸巳新改革。伴随着改革的发展,中国经济和社会也迎来了飞速的进步,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的繁荣和安定。

但所有的改革始终没有办法触及中国经济的三大底线,这就是:国有企业不放弃、公有土地制度不触及,以及政府控制发钞权为代表的金融体系。

虽然已经有不少学者认为,要想继续改革,必须触动国有企业、公有土地制度和金融体系,但实际上我们看不到政府将这三者全面放弃的迹象。国企可以私有化一部分,国企职工也可以下岗,但对于控制经济命脉的领域,国企则从来没有想过要退出和私有化,反而越来越加强了控制力。公有土地制度是地方政府发展土地财政的基础,哪怕问题再多,政府的改革措施也只会修修补补,甚至出让一定的使用权,但不会将土地的完整产权完全交给民间。而对金融体系的控制则决定了印钞权的归属,政府从而拥有了制造通货膨胀的能力,人民的储蓄也可以源源不断地供政府支配。

有人认为,这三大底线其实是社会主义的固有特征,也称为三大基础。从马克思开始,就决定了必须守住这三大基础,才能守住社会主义的成果。但真的是这样吗?

在详细考察了历史之后,我们却会发现:其实,这所谓三大基础并非从德国人那儿来的舶来品,而是中国历史上一直依赖的财政手段。实际上,中国古代的各个王朝已经频繁地在使用国有企业、公有土地制度、垄断货币发行的手段,这些手段之所以能够被现代政府驾轻就熟地运用,不是从外国学来的理论,而是传统带来的本能。

<友情连结> 乐天堂体育官网 千赢国际老虎机 濠庄国际 国外高校网站-盘锦校区主页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