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藩被削命:帝师晁错犯何错被清君侧

削藩被削命:帝师晁错犯何错被清君侧


    话说宽厚仁爱的汉文帝为大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后 汉景帝即位 因为汉景帝正是杀死吴太子的凶手 所以曾经短暂消除反心的吴王刘濞也知道大家心存芥蒂 双方难免有场恶战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此时反迹当然又明显起来。

对此 当时的御史大夫晁错当然心里亮堂 因为恶战在所难免 这吴国问题迟早要解决 而且很多诸侯王国都是这样 反正你削不削藩 他始终都会造反 迟削不如早削 以免尾大不掉。他给汉景帝的《削藩策》中写道 “今削之亦反 不削亦反。削之 其反亟 迅速 祸小。不削 其反迟 祸大。”


和天才少年贾谊一样 晁错也是西汉初期的强力削藩“代表人物” 正因为晁错的大力削藩建议 便是引起“七国之乱”的近因 七王造反的口号就是“诛晁错 清君侧”。换句话说 晁错就是引起“七国之乱”的关键词 虽然后来证明这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 因为吴王起兵本来就是为了要夺取有“杀子之仇”的景帝的皇位。

 

为此 有先见之明的晁错父亲曾大骂晁错不孝 会祸及家族 后来的事实证明老人家是有远见卓识的 因为晁错的削藩法令太急进 触动了诸侯王的核心利益 所以遭到了诸侯王的强烈反对。加上晁错的一些性格上的“缺陷” 比如太刚烈 和同样是大汉重臣的袁盎势成水火 经常在很信任他的皇帝面前上袁的眼药 甚至于他还大胆到让皇帝御驾亲征 自己留守京城 天子也认为这是晁错让其去送死 十分恼怒 最终便酿成了被冤杀的悲剧。

据说晁错的父亲得知儿子要天子削藩的消息后 还特地从颍川赶到京师 声色俱厉地责问儿子道 “我说儿子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俗话说疏不间亲 皇帝的家事你也敢管 嫌命长了不是 虽然皇上很信得过你 让你全权处理政事 你哪样不好管 居然管到了皇帝的家事上 削弱诸侯势力 让人家兄弟相残 离间人家的骨肉之情 那些皇亲国戚不会轻饶你 舆论也都怨恨你 这是要天打五雷轰的 我问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面对盛怒的父亲 晁错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 并不因为要避祸而妥协 还振振有词地对父亲说一些忠君爱国的高调。他的父亲一听 更加气愤地说 “我知道你忠君爱国 但是你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吗 削藩可能会巩固了皇权 却绝对是危及我们晁氏家族的安全 弄不好可能还会族灭 我不忍心见到大祸降临身上 你不听我的话 我只能离开你回去。”然后 他父亲还服毒自杀了。

果然 仅仅过了十多天 吴、楚就以“请诛晁错 以清君侧”之名 纠集七国诸侯一同举兵反叛。刚刚即位不久的汉景帝统治基础还不是太牢固 面对来势汹汹的七国军事联盟 为保皇位 即使是自己十分宠信的晁老师 也只能忍痛割爱 痛下杀手 按照诸侯王们的意愿牺牲了老师的性命 诚所谓景帝所说“吾不爱一人而谢天下” 两害相权取得轻 纯属无奈。然后派人用计诱骗 腰斩晁错于西安东市。当时晁错才四十六岁 十分可惜 因为即使是皇帝按诸侯王清除了君侧人物 还是阻止不了七国叛军的军事攻击。

其实 在此之前晁错就曾多次上书历数吴王的罪过 认为诸侯王的势力太大 就齐、楚、吴这三个非嫡亲的诸侯王的领地 就占去了全国的一半 极容易威胁皇权 建议削藩。因为汉文帝宅心仁厚 不忍加害 故吴王日益骄横 阴结力量 常有反心。

等到汉景帝登基后 作为帝师的晁错更是要景帝速战速决 因为你削不削藩 处心积虑要谋反的吴王都在那里虎视眈眈 只差一个起事的理由而已 纸是包不住火的。如果削得快 他也反得快 因为准备不充分 祸害相对会小一些 如果为了怀柔不削减他的封地 他可能反得慢 但因为准备充分 那么将来的破坏性更大。

经过晁老师的谆谆善诱和不懈坚持 尽管刚刚上台政权根基还不大稳的汉景帝还有点犹豫不决 不过长痛不如短痛 迟解决不如早解决 于是也勉强接受了晁错削藩建议。为了慎重起见 还召集公卿大臣来群策群力 探讨其的可行性 最后除了窦婴 其他人都同意了。

等楚王戊来京朝见 晁错以其在为薄太后服丧期间行淫乱之事而要皇帝处死他。景帝认为不妥 只把原楚国封地东海郡削去 然后又以卖官等各种罪名削去了赵王遂的常山郡和胶西王的6个县 掀起了第一轮的削藩风潮 于是诸侯王人人自危。

    接下来 朝廷的矛头又指向了势力很大、和中央矛盾也很深的吴王。吴王濞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一劫 所以为求自保 也只能是走上了武装反抗的道路 大家拼出个高低 也最终导致了晁错因削藩被削命的历史悲剧。
查看博主原文>>

<友情连结> 乐天堂体育官网 千赢国际老虎机 濠庄国际 国外高校网站-盘锦校区主页 Research